大佬打脸日常之我孤身一人

急诊室的门口总是人满为患,赵启平下班照常路过这个拥挤的地段,与每天不同,今天这里里里外外围着重重警察,家里好几个兄弟都在警局工作,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即使是拿惯了刀子见惯了鲜血的赵启平也会心惊,生怕里面的会是他的亲人,他快步走进重围,病床上的人一身江湖气息穿着件粘满鲜血和污渍的呢大衣,一只手腕铐在病床上,纤长的手指被血染成了暗红色牢牢的抓住床栏。
“硬撑成这样,有意思吗?”
警察的重围中一名便衣正拿着镇痛泵威胁着病床上的人,“告诉我逃跑的人是谁就给你止痛!”
看到这情形赵启平刚放下了心又聚起了眉。
旁边的急诊医生陈绍聪凑过来趴赵启平耳边悄悄的说“没见过这样审案子的,把人往死里整。”
赵启平的眉头越聚越紧“就没人管管?”
“刚才我去说了,没用,人家刑警大队不听咱的。”
“病人情况怎么样?”
“初步检查左侧腹部贯穿伤,再不治疗手术风险很大,感染的危险也很高。”
“去通知陆晨曦急诊手术。”
“警察能同意?”
“有事我担着。”赵启平三两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便衣手中的注射器,“病人急需手术,医院治病救人不是审案子的地方!”
周凯,他们已经审了半小时了,真是块硬骨头,警察也在放弃的边缘游移,在寻找最后的突破口,此时被这个年轻医生强大的气势逼迫着,即使是多年的刑警也败下阵来。
赵启平看了看监护仪上快速的心率,急促的呼吸频率,过度失血的表现,正要低头听诊时无意的看到那张强忍痛苦的脸,他心中一怔,手上的听诊器停在手中久久没有落下,这时陆晨曦和陈绍聪已经赶过来,不顾左右的阻拦强行将病床上的人推进了急诊手术室。
赵启平努力平静了很久手指颤抖的拨通了电话“三哥,我找到周凯了。”
“他在哪里!?”
“手术室…”
第二天,周凯张开眼睛的时候吓了一跳,这是哪里?他们是谁?七八双红通通的圆眼睛都在巴巴的看着他。
“啊~他醒了!”陈家明率先叫了一嗓子,刚才眼上还挂着泪,这会儿脸上已经露出了欣喜的笑。
大哥萧景琰红着眼眶正握住他的手,“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
阿诚哥叹口气,熬了一晚上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回来就好…”
季白依旧皱着眉,对待亲人,有的时候无可奈何。李熏然,方孟韦公孙泽下班没来得及换警服就赶到医院,眼睛里都含着泪,唐川终于盼到周凯醒来微微扬起头想不让他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看着这么一大帮子人围着自己周凯本以为自己只是海上漂泊的一艘无依无靠船,这才知道警察局可能真是他家开的,自己的兄弟也不是一般的多,不一会功夫认亲的场面越发热烈,齐勇和陈亦度从超市买了日用品刚赶回来,噗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病房,小灰灰刚下班拍拍身上的雪也跑了进来。
周凯觉得有些眼花,麻醉未完全清醒,头脑也是晕沉,“这是哪里,你们是谁?”
“臭小子!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啊!”
唐川哭唧唧“我是你老婆~”

评论 ( 15 )
热度 ( 18 )
TOP